君子报仇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5-04-05

 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清晨,京城一家客栈的门“咣当”一声打开了,店伙计将两个包袱扔在雪地上,呵斥道:“没钱还住什么店,滚!”

  君子报仇一个纤瘦的白衣少女带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被赶出店外。拾起雪地上的包袱,少女感到前路茫茫,不禁黯然落泪。

  客栈的门又开了,一个老杂役走到两人跟前,对少女道:“姑娘,听说你们身负冤情,是来京上告的。既然没钱住店了,不如就去城东的东岳庙吧,来京上告的穷苦人大都住在那里。庙虽破旧,好歹能避风雪啊!”

  那少女名叫墨玉,男孩是她的弟弟墨宝,他们是从数百里外的荆城县来京为父母家人申冤的。谁想世道艰难,来京奔波数日,告状尚无头绪,一点盘缠却花光了。难得这老者心存善念,指引一个栖身之处,姐弟俩心中顿觉世上还是有好人的,不由得对前途生出几分希望。

  墨玉领着弟弟来到东岳庙,见已有二三十人栖身于此,这些人大都是破衣烂衫,面带愁容,比起乞丐来也强不了多少。

  那些人见墨玉二人身着素衣重孝,神情惨然,都明白了几分。有好心人帮着整理了两个铺位给他们,姐弟俩感谢不已。

  安顿下来后,墨玉向邻铺请教上告之法,那人是个中年大叔,他直言不讳道:“这里的人都是来京上告的。想告御状希望渺茫,也许你一辈子也撞不上皇帝出宫一次,而且除非你有惊天大案、千古奇冤,否则也没有那个必要!最正途就是去大理寺击鼓申冤,那里是全国主理刑狱的最高衙门,递了状子上去,就要耐心等消息,有时候等个一年半载也不稀奇。像我来京三年多了,奔走哀告无数次,案子至今还没有个眉目!”

  墨玉听了,正在犯愁,忽见一个老妇人扶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。中年大叔见了,忙上前搀扶,又扭头对墨玉道:“看见没有,不管真有冤假有冤,只要是越级上告,先打三十大板,民告官者加倍,正式审讯的时候还要滚钉板!这一通折腾下来,还没正式申冤呢,人命先去了半条!”

  墨玉听了这话,心里凉了半截。他们墨家在荆城县颇有名气,父亲墨海开设的“瀚墨斋”专门售卖上等的文房四宝,�分手吖诰亍U虻曛κ且豢槟易嫔洗吕吹募ρ≌隆4耸×嫒欤思ρ屑珐ぉご蠛炫郏汕俺晃蛔堂铱滔�“虫二”二字,隐喻“风月无边”之意,为稀世珍品,多少名人雅士、富绅官商梦寐以求,但墨海爱如性命,坚决不予出让!

  俗话说“同行相妒”,荆城县富商穆峰本就嫉妒“瀚墨斋”在生意上力压自己,又觊觎“虫二”之印,就设了个毒计:用巨资买通县令梁为冠,让其逼迫墨海将“虫二”之印借出观赏,又暗中假造了一枚仿制品李代桃僵。墨海发觉印章被调包,前去与梁为冠交涉,反被诬讹诈,收押在监。长子与次子探明了此事是梁为冠与穆峰相互勾结的内幕,一时冲动怒闯县衙救父,也被拿下遭一番毒打。

  墨母为救夫救子多方奔走,散尽大半家财,无奈世态炎凉,一沉百踩,落井下石之辈甚多。墨家父子三人又在一个深夜突然“暴毙”狱中,墨母不堪打击,吐血而亡,只留下弱女墨玉与幼子墨宝幸存人世。

  墨玉怀疑父兄死因,拒不下葬。她带着弟弟赴京越级上告,没想到上告之路竟如此举步维艰!

  墨玉去大理寺衙门递了状子,等了一个多月未有消息。这天她讨了两个馒头回来,与弟弟在庙里吃午饭。

  忽然一个身着大理寺官衣的差人走了进来,高声问道:“你们这里谁是云县的傅恩然?”

  那个曾经被打了三十大板的年轻人忙回道:“我就是!差大哥,是我的案子有消息了吗?”那差人回身向庙外喊了一声:“你们要找的人在这里!”

  只见门外闪进两个差役来,他们手拿铁链,冷冷道:“我们是云县县衙的,傅恩然,你这刁民涉嫌诬告,大理寺卿发公文给我们县太爷,差了哥儿两个押解你回原籍!跟我们走吧!”说着就上来用铁链子锁了他拉走。

  傅恩然大喊:“不,我不回去!我没诬告!你们官官相护,逼死良民,我冤枉啊!”

  那老妇人扑过来,老泪纵横地道:“你们放了我儿子啊!天哪,朗朗乾坤,青天何在啊?”

  墨玉望着这凄惨的一幕,泪光中的明眸变得坚毅起来,心中有了一个新的决定。墨玉收拾了行囊,对弟弟说:“宝儿,我们回家吧,现在不告了!”

  数日后,墨玉与墨宝风尘仆仆地回到了荆城县。

  梁为冠与穆峰早就知道墨家姐弟去京里上告了。他们早就想好了对策,穆峰准备好了贿赂用的银子,梁为冠也写了几封密信给京里的同年,搭好了向大理寺疏通打点的路子。

  谁知左等右等,还不见大理寺发公文来调查案子,忽然就听闻墨家姐弟回来了。他们一回来就给墨氏夫妇和两位公子做了七天七夜的法事,然后宣布下葬到墨家祖坟。

  丧事过后,墨玉把弟弟送去本县最好的学馆念书,自己则用墨家剩下的最后一点钱财,开了个小小的纸笺店,竟一心一意做起了生意,再也不提“申冤报仇”的事。

  这一切让梁为冠与穆峰看傻了眼,研究了半天,他们得出了个结论:毕竟孤女弱子难成气候,看来是认命了。但梁为冠还是不太放心,命穆峰再打压墨家,看墨氏姐弟是否逆来顺受,不再反抗。

  穆峰利用自己在业内的影响力,勒令全县的同行不可供货给墨玉的纸笺店,令她无货可卖。荆城县的同行迫于梁为冠与穆峰的淫威,为求自保,果然断了墨家小店的供货。墨玉只得到邻县去进货,为了节省开支,她舍不得雇人运货,一个弱女子孤身上路,推着小车奔波于两县之间。由于小店资金有限,而她每次也推不了太多货,小店也得留人看守,所以她只得频繁地利用夜间休息的时间上路,所受的辛苦劳累就不用说了,赶上狂风暴雨,一车的纸张都被打湿,全部报废,就更是雪上加霜了!

  这一切都被穆峰与梁为冠看在眼中,他们见墨玉只是默默承受,咬牙强忍,看来是彻底屈服了,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放下心来。

  而墨玉的小店虽然艰苦经营,但老百姓心中都明白事情的真相,他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,为了帮助墨玉,他们尽可能地多去光顾她的小店,即使因为成本原因,小店要比其他的文墨店贵几文钱,他们也心甘情愿。在众乡亲的默默帮衬扶持下,墨玉的小店渐渐有了起色,慢慢开始赚钱,半年后,终于开设了第一家分店……

  一晃七年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去了。忽然一日,墨家遗孤墨宝,经过一路乡试、会试,直到殿试,高中第一甲第一名,御笔钦点,状元及第,被封为八府巡按,巡察各省。

  墨宝回到家中,此时的墨家经过墨玉多年苦心经营,生意店铺遍布全县,兴盛更胜从前。姐弟俩相拥痛哭,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──报仇的时机终于到了!

  墨宝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入主荆城县衙,宣布重开七年前轰动一时的墨家案卷,请了京城提刑司的资深仵作到墨家祖坟开棺验尸。虽然因年代久远,三具尸体皆成白骨,但遗骸呈现乌黑之色,明显是中毒而亡!最后,墨宝顺藤摸瓜,走访调查多位涉案的证人,包括当年的衙役、狱卒等等,终于真相大白:墨家一案纯属冤案,父子三人皆被毒害而死!

  梁为冠与穆峰将被下狱的一刻,二人惨然相对,梁为冠苦笑着对墨宝道:“真想不到,我以为七年前你们已经放弃了,原来一直隐忍到今日!”

  墨宝冷笑道:“不错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而我们只用了七年!这七年来,我们姐弟所承受的痛苦煎熬非外人可以想象,但是我们挺过来了。姐姐说得对,当年上告之路是行不通的,我们无财无势,又无关系门路,根本就没有希望可言!姐姐不想受无谓的苦痛,更不想荒废耽误了我的学业与前途,于是当年我们决定暂时放弃,我用心读书,姐姐尽力经营生意,重振家业!到了今日,穆峰你的生意店铺已被我们墨家打垮吞并,我这个墨家的后继遗孤也功成名就,当年的冤案也被我彻底平反,我们走的是一条曲线复仇之路!现在你们还有何话说?”

  梁为冠与穆峰无话可说,不禁在心中暗叹:真是宁犯小人,莫害君子啊,这君子报起仇来,比小人厉害十倍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