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阳超市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5-01-28

这年头,什么都好找,就是工作不好找。这不,陈楠大学毕业都快一年了,不得已才找到一个在超市里当营业员的工作,而且还是上夜班。

  阴阳超市这天后半夜,一个戴着鸭舌帽,身穿黑色风衣的老大爷忽然走了进来。

  陈楠瞬间惊讶得张大了嘴巴,来人太像自己、的爷爷了。可仔细一看,这人面孔黑黑的,还带着一股阴气。

  老大爷看了陈楠一眼,就走到货架前开始一个劲地往购物筐里装东西。

  陈楠吓了一跳,对商品不挑不选的顾客她还是第一次遇到。由于老板规定夜里十二点以后要加收百分之十的服务费,这一篮子东西对老太爷来说就有点不划算了。她很想劝老大爷明天白天再来买,那样可以省点钱,但话到嘴边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每月两万元的销售任务像座山一样沉甸甸地压在肩上。

  正愣神间,老大爷已把购物筐放上了收银台。陈楠打了价再加收百分之十的服务费,一共是两千一百八十元。

  老大爷付了钱,一句话不说拿了东西就出去了。听着“突突”远去的摩托车声,陈楠不觉有些怅然若失,感觉心里怪怪的。

  第二天晚上,穿黑色风衣的老大爷又来了,这次他身后竟然跟着两个打扮奇怪的中年妇女,一脸的倦态还穿着睡衣,好似没睡醒一样。

  接下来,陈楠吓得够呛,因为她发现两位中年妇女也像老大爷一样,胡乱地往筐里装东西。陈楠原本以为这次碰着打劫的了,但很快两位中年妇女就木然地付了钱,动作僵硬地提着东西走了。

  虽然觉得奇怪,但陈楠依旧什么也没问,当天晚上她又卖了六千多块钱的东西。

  “要是每晚都这样,这个月我就有望拿到奖励提成了!”陈楠很兴奋,快速增加的销售额让她忘记了最初的不安和恐惧。

  接下来的几晚,穿黑色风衣的老大爷都带着不同面孔的中年妇女来买过东西。一周下来,陈楠的销售额早已突破了四万元,她打算今晚一定要向老大爷问个明白,并好好感谢他。

  半夜,老大爷又带了两位胖女人来,但不久就从外面涌进来一大群人,有男有女,叽叽喳喳的,并且拿起购物筐就开始装东西。

  陈楠心里高兴得不得了:“看来今晚非卖个几万块不可。”

  美梦还没成真,她就被一阵呵斥声惊醒了。原来穿黑色风衣的老大爷不知为何勃然大怒,竟大声地叫那群人出去。那群人忽然就变了脸色,扔下东西纷纷向他吐口水。

  老大爷招架不住,慌忙跑到陈楠面前压低声音说:“姑娘,你一定不要卖东西给他们,赶快叫他们出去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陈楠不解。

  “相信我,等会我会告诉你原因的。”

  陈楠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相信了老大爷的话,对那群人说:“叔叔阿姨,对不起了,今晚收银机坏了,不能打价,请你们改天再来吧。”那群人只好放下东西骂骂咧咧地出了门。

  然而,跟老大爷一起来的那两位胖女人,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刚才发生的一幕,依旧木然地付了钱拿着东西走了。

  老大爷忽然问陈楠:“姑娘,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

  陈楠笑着回答:“大爷,我正想好好感谢您呢,这些天全靠您带了人来,我才完成了任务。要说这世界上有鬼,打死我也不相信。”

  “姑娘,实话告诉你吧,刚才那群人就是鬼,你一定要当心啊!”老大爷见陈楠不相信着急地说。

  “大爷,您就像我爷爷一样,他也相信鬼,但我是学心理学的,我只相信鬼由心生。”陈楠仍旧笑着说。

  见陈楠一点不信,老大爷更着急了:“那你怕不怕鬼?”“这世上本就没鬼,又何来害怕。说实话,我只怕打劫的。”

  “姑娘,照你这么说,那你敢不敢现在跟我去我家里一趟?你看今晚我买了太多东西,人老了腿脚不方便,确实需要你帮忙。”

  想到老大爷的惠顾,再看看老大爷左手右手都拎满了袋子,陈楠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

  在路上,老大爷告诉陈楠,家里还有个生病的老太婆,儿子张强已经出国五年了。他到陈楠这来买这么多东西,其实是看陈楠年纪轻轻每晚都通宵守着超市挺不容易,儿子在异国他乡没准也和这姑娘一样在辛苦打工。

  很快来到老人的住处,那是一个孤零零的农家小院,四周黑灯瞎火的。

  陈楠拎着东西随老大爷进了屋,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老太婆,正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着零食。老太婆目光呆滞,对陈楠的到来浑然不觉,只反复地念叨着一句话:“强子,快回啊,妈想你……”

  “姑娘别介意,她这是想儿子给闹的。你能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吗?”老大爷招呼陈楠坐下后问。

  陈楠点了点头,摆出了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。

  老大爷说他们含辛茹苦把儿子供到博士毕业,本以为从此一家三口就可以过上舒适的小日子,不想儿子却撇下二老独自一人出了国。

  儿子这一去就是五年,他们天天等日日盼,不曾想却发生了意外:老太婆在煮东西时一时精神恍惚,锅里的水溢出来熄灭了炉火,造成煤气中毒,两位老人不幸双双死亡。

  因为心有不甘,两位老人的魂魄竟一时不愿离去。更奇怪的是,只有老头子知道自己死了,老太婆却还以为自己活着。

  由于地方偏僻,少有人来,要是等到儿子回来,两人的尸体恐怕早就烂在家里了。老头子曾听说生魂没离体的时候,只要多吃东西尸体就会腐烂得慢些,于是就每晚到超市买回很多东西来吃。

  后来,老头儿看到陈楠熬夜卖东西很辛苦,就有心帮她一把,不但自己去买东西,还每晚从睡梦中喊起两个有钱的中年妇女一同前去。不巧的是,今晚有一群鬼却来到了那个超市……

  老大爷讲到这里停了下来,定定地看着陈楠问:“姑娘,你信不信我就是那个老头子,我就是一个鬼?”

  陈楠虽然觉得老大爷讲的故事有些离奇诡异,后背上浸出了一丝丝冷汗,但还是坚定地回答:“大爷,你太幽默了。老实说你讲的故事很感人,让我想起了那些留守的空巢老人,也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,但我还是不相信有鬼。”

  “你,你怎么这样固执?不过,姑娘你千万要记住明天一定要把店名改了,否则我今晚撵走的那群鬼还会再来。”老大爷停顿了一下说,“我原本想叫你劝一劝老婆子让她的魂魄早点离去,你却不相信有鬼……”老大爷说着竟然扬手朝陈楠打来。

  陈楠吓得“啊”的一声惊醒过来,发现此时天已大亮,来交接班的王姐正拍打着她的肩膀。

  陈楠使劲地晃了晃脑袋,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。

  这时,忽然从外面冲进来一名男子,满脸怒气地把一张收银条拍到柜台上:“你们这是什么鬼超市,害得我老婆就像得了梦游症,半夜三更地跑来买东西?你看看,都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,叫老板出来……”

  中年人还在叫嚣,陈楠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她几步跑出店外,抬头看向店招牌,不知何时那原本是“阳阳超市”的店招牌竟变成了“阴阳超市”。

  原来第一个“阳”字被雨水淋湿后,油漆底板剥落了一小块,那“日”字左边的一竖就凭空多出黑黑的一撇,使得整个“阳”字变成了神似的“阴”字。

  陈楠赶紧找来凳子用油墨笔添添改改,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。忽然她惊叫出声,猛然想起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得现在去做。她慌忙叫了一辆出租车,循着梦中的记忆,向着老大爷的住处开去。

  坐在出租车上,陈楠闭上双眼,双手合十默默祈祷:“菩萨保佑,但愿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,不会是真的!”

  但是,当出租车停下来时,陈楠发现那栋农家小院竟然清晰地伫立在面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