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魂新婚夜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5-01-28

  老者说道:“你们确实有冤情,不过你们大可不必再前去宁云州,就是去了也要扑空。我听人说新来的知府董远哲后天就要到林王县去审理一些旧案。所以你们到时候可直接去击鼓鸣冤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林冬青有些怀疑地看着老者,“先生何以晓得呢?”老者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有个堂兄就在州府当差,自然知晓此事。”老艄公一听,赶紧跪了下来,大声喊道:“既然你有堂兄在官府,请你帮着说说好话,一定替我们做主!”老者连忙扶起艄公,说:“那是自然,不过我有几个问题,你们可要如实告诉我。”三个人连忙点头。

  “我问你,姑娘,你说自己只吃了一口馒头就晕过去了,你这个馒头是从娘家带去的,都有哪些人接触过这个馒头?”王元想了一下,回答道:

  “接触到馒头的人并不多,都是些最亲近的人,我的娘家人决然不会加害我的,不过邻居张寡妇那几天倒是很积极,由于她名声不好,再加上是个寡妇,所以我们都不想让她来帮忙,但是她却早早地就把礼金拿过去了,还扯了几尺绸布,见盛情难却,只好由着她来帮忙了。”

  “你等等,这个张寡妇怎么名声不好了?莫非……”老者打断了王元的话问。王元点点头说:“具体情况小女不甚了解,但是常听别人议论她跟好几个男人有来往,也有人说她男人就是被她谋害的,只是谣传,没有人知道真相到底怎样。”老者点点头,然后问林冬青那个喜馒头是否还在。林冬

青沉吟了一下回答:“应该还在我家里,老伴把它收起来了。”

  饭后,老者和童子因为急着赶路,就先行一步。林冬青他们也回到了林王县。但当回到家,林冬青听夫人说喜馒头已经被官府的人取走了,急得捶胸顿足,罪证没了,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水落石出

  到了第三天,林冬青、王元还有艄公到林王县衙去击鼓鸣冤。可是到了堂上一看,大吃一惊,只见大堂上坐着的竟然是前天遇见的那个老郎中,而知县李栋林则忐忑不安地坐在一旁。林冬青弄不明白怎么回事,不知道今日给他带来的是福还是祸。这时儿子林威也被带到了堂上,消瘦了很多,更被打得浑身没有囫囵地方。父子俩抱头痛哭,王元也是心疼不已。

  其实林冬青还不知道,那个老郎中正是前来乔装私访的知府董远哲。他在来宁云州之前,听说这里官风不正,就决心先整治几个贪赃枉法的知县,前段时间他听说林王县发生了这么一桩离奇的案子,就准备以此为突破口,看看这个知县是怎样办案子的。没想到半路正好遇见林冬青三人。了解完情况后他跟随身小童抄密林小道先行到了林王县,先去林家取走喜馒头,掰开一块,给一条狗喂下,这条狗竟一会儿就晕死过去,几个时辰方才醒来。他又到了王元娘家,询问那天有哪些人接触到了喜馒头,果不出所料,在蒸馒头的最后环节,也就是把馒头从笼里拾出来这个环节,是张寡妇张绣玉经手的。他进一步向乡邻了解张寡妇,得知她不守妇道,竟然与三个男子有瓜葛。

  董远哲见人已经到齐了。于是大喝一声,命令衙役:“速将张绣玉带上来!”不多时,就见张绣玉被带上堂来。董远哲一怕惊堂木,喝道:“大胆刁妇,不守妇道,勾结他人,借给王家帮忙的机会,将醉药掺入喜馒头,是受谁的指使?快快如实招来!”

  张绣玉大声喊冤,说自己是清白的。董远哲又道:“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来人,将跟这个刁妇有染的几个男人都带上来!”

  这一招还真管用,张绣玉闻听几乎瘫倒在地上,赶忙阻止,接着就哆哆嗦嗦地把如何加害王元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。

  原来有个富家子弟,也是她的情夫,竟然看上了年轻貌美的王元,于是就想占为己有,他知道靠自己找人说媒也是枉然,就想先霸占再说,于是就用金钱诱惑,先出钱让张绣玉给王家随礼,取得好感后,再借帮忙的机会,将事先配制好的药面覆在馒头上,让王元假死,待装入棺材后,再偷偷打开棺木,向其灌入解药,使其清醒,最后掳为自己所享用。

  听到这里,大家都面面相觑,想不到这些人真是蛇蝎心肠。而坐在一旁的知县李栋林此时已是大汗淋漓、惊慌失措。只听董远哲喝道:“快说,这个男人是谁?”

  张绣玉小声回答:“李忠。”话音刚落,李栋林就滚倒在地上。董远哲故作没有看见。原来这个李忠就是他哥哥的儿子,也是他们李家的独苗,这个富家子弟仗着老子有钱,叔叔是知县,所以平日里为非作歹,吃喝嫖赌,寻花问柳。而李栋林故意袒护这个侄子,那天去山洞开棺验尸回来,从衙役交给他的那件饰物上,已经知道是自己侄子作的案,便悄悄隐瞒下来。本想等知府批阅后就可以将林威处斩,案子也就结了,没想到这个知府大人竟然巡访此处,并亲自审案。

  不大一会儿,就见捕快将李忠五花大绑地带到堂上。他先看看地上跪着的张绣玉,本来还想抵赖,可是当看到坐在一旁浑身发抖的叔叔时,已经没了多少底气。别看他平日在百姓面前作威作福,但是第一次到这种肃穆的场合,已是吓破了胆子。董大人将惊堂木一拍,他就吓瘫了。董远哲单刀直入。问道:“大胆刁民,那夜你为何冒充刘晓楼将林威骗出?”

  李忠只好如实回答:“一来我是想调虎离山,二来是因为我看上了他脖子上那块值钱的玉佩。”董远哲又喝道:“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官,如实招来,免受皮肉之苦!”李忠就又把去年如何跟张绣玉通奸,后来又合伙将张绣玉的男人毒死的事情都竹筒倒豆子,全说了出来。在场的人都心服口服,夸董大人料事如神。

  最后,董远哲当堂宣判,杀人凶手李忠恶贯满盈,打入死牢,秋后问斩;张绣玉跟人合谋害死男人又加害他人,一同处死;李栋林身为知县,不仅不为民做主,而且草菅人命,还纵容亲人为非作歹,先削去官职,然后打入牢房;林威无罪释放,跟新婚妻子团聚;艄公的儿子冒死帮助别人,得到官府的抚恤。

  宣判后,林冬青和儿子儿媳以及老艄公长跪不起,再三表示感谢。董远哲将他们扶起,嘱咐好好过日子。林王县从此太平了。

 3/3   首页 上一页 1 2 3